中國社區醫師官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名醫在線 >

來自類風濕關節炎患者的一封信

時間:2016-03-03 17:53來源:原創 作者:劉湘源 點擊:
患者來信 疾病診治經歷 我今年63歲了,受類風濕關節炎折磨已有20多年。年輕時由于工作、家庭和當地的醫療條件等客觀原因,未能及時、正規和系統地診治。直到1999年我出現右膝關節

患者來信

疾病診治經歷

 

我今年63歲了,受類風濕關節炎折磨已有20多年。年輕時由于工作、家庭和當地的醫療條件等客觀原因,未能及時、正規和系統地診治。直到1999年我出現右膝關節腫脹,不能彎曲達1年半之久,在當地醫院做了關節鏡手術后,癥狀卻一直未有好轉,關節依然不能活動,且大腿肌肉出現萎縮,之后才到北京找到劉湘源主任為我看病。做了一系列的檢查后,給膝關節注射了玻璃酸鈉,每周1次,共注射4次,第1次同時注射德寶松,并服用愛若華、維柳芬、阿法迪三、鈣片和甲氨蝶呤。治療后很快見效,不能彎曲的腿能彎曲了,瘸著的腿終于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了。

 

但類風濕疾病很頑固,不時有一些特殊的癥狀出現,有一次突然肘關節不能彎曲了,又立即到北京找劉主任進行檢查治療,進行關節注射后,第2天便有好轉。雖然之后類似這樣的情況又發生了幾次,但劉主任每次都給予我耐心細致的治療,使病情得以改善。目前關節沒有變形,也能從事日常勞動。


近期病情及問題請教


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素質不斷下降,去年5月我又出現頭暈、心悸和血壓升高,陣發性不適。在當地醫院按腦梗治療,并住院2周,但出院后病情沒有絲毫好轉。于是,我又到北京求治,劉主任看完片子后就建議我住院治療。在進行了為期11天的正規檢查和治療后,病情好轉得以住院。在此,通過信函的方式感謝劉主任!

 

另外,有幾個問題需要請教,希望劉主任百忙中給予指導。前幾日聽鄰居說類風濕關節炎患者出現心腦血管病的概率更高,這個說法靠譜嗎?如果是,像我一樣患有類風濕關節炎的患者應該注意哪些問題以盡可能預防心腦血管???

患者:老季


專家回復

來信的患者患有類風濕關節炎病程已長達20多年,雖然病情持續控制,關節沒有變形,能從事日常勞動,但近期出現的問題應該是合并了心腦血管疾病,需引起重視。


類風濕關節炎患者出現心腦血管病的概率高

 

類風濕關節炎患者出現心腦血管病的發病率比一般人群高2~4倍。通過對類風濕關節炎20年的隨訪研究發現,該類患者后期主要死亡風險因素就是心腦血管疾病,且隨年齡增大,心血管事件發生率也會增高,心腦血管疾病引起的死亡約占類風濕關節炎總死亡數的50%~60%(主要原因)。

 

國內研究認為,類風濕關節炎患者發生心腦血管病的危險因素有如下幾種:類風濕病情活動、關節外受累、治療反應差、長期用較大劑量激素[≥40 mg和(或)≥3個月]和用COX-2抑制劑。國外研究認為,滿足以下3項中的任意2項,類風濕發生心血管風險加倍:①病程>10年;②類風濕因子或抗CCP陽性;③有明確的關節外表現。

 

另外,很多治療藥物對心腦血管疾病不利,如糖皮質激素可誘發高血壓、糖尿病和脂代謝紊亂,故不主張大劑量使用糖皮質激素,而是用小劑量;來氟米特因增加交感神經活性,引起收縮壓和舒張壓增高(記得該位患者曾因出現高血壓來診,筆者便建議其把來氟米特減量或停用);非甾類抗炎藥可使血壓升高和血栓發生風險。


建議


鑒于以上原因,筆者的建議如下。

 

繼續控制類風濕關節炎活動性炎癥

 

既能控制類風濕病情又不影響心腦血管的藥物是抗TNF拮抗劑、羥氯喹和甲氨蝶呤。雖然甲氨蝶呤和柳氮磺吡啶可增加血清同型半胱氨酸水平,增加動脈粥樣硬化發生風險,但控制炎癥和加用葉酸更利于心血管病防治;羥氯喹可抑制肝分泌低密度脂蛋白和膽固醇,改善血脂分布;抗TNF抑制劑可改善脂代謝紊亂,部分逆轉胰島素抵抗和內皮功能異常,尤其是對抗TNF-α療效好的患者,心梗發生率低于療效不佳或無效者。

 

改變生活方式

 

重要的是戒煙、適當鍛煉,減輕體重。來信的該位患者曾經吸煙,且量很大,我曾勸說其戒煙,因為這對心腦血管病的影響肯定比較大。

 

使用藥物干預

 

如果有高血壓,需首選轉化酶抑制劑和(或)血管緊張素Ⅱ受體拮抗劑類藥;脂代謝紊亂首選他汀類藥物,可減慢或控制動脈粥樣硬化,穩定粥樣硬化斑塊;使用小劑量阿司匹林抗血小板凝聚,改善高凝狀態。


定期監測


每年評估心血管風險,調整治療方案。


劉湘源

2015年11月29日

(責任編輯:admin)
分享到: 更多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名醫在線
推薦內容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_日韩国产欧美_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_国产高清不卡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